• 新闻动态 NEWS
  • 020-39310722
    郭老师(13512704107)
    周老师、何老师

让人人都拥有微生态健康

发布日期:2012-12-06 11:09:49    来源:   

曾宪经:让人人都拥有微生态健康
文/刘 源

一说到微生态健康的时候,很多人都不明白怎么回事。事实上,在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微生态健康产业已经得到很好的发展,但在国内微生态健康的相关知识还没有得到普及,特别是民众对微生态健康知识知之甚少。可是,在10多年前曾宪经就一直专注于人们陌生的微生态健康领域,并史无前例地成功申请到第一个由企业主导的国家公众营养改善欧力多项目,让微生态健康技术造福亿万大众的同时,自己的公司也顺势成为了微生态健康领域的领军企业。

作为曾国藩家族后人的曾宪经是怎么想到从事微生态健康技术开发的?他领导下的公司又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微生态健康技术又能为我们带来什么?为此,我们专访了量子高科创始人兼副董事长曾宪经。
 

被大众忽略的神奇益生元
     喜欢喝牛奶的人,在买牛奶的时候通常都会看看外包装是否有“双歧因子”、“益生元”等字样,因为牛奶里含有“双歧因子”、“益生元”也就意味着更有益健康。但“双歧因子”、“益生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
众所周知,人体内外都覆盖着无数多个细菌,包括有益菌、有害菌和中性菌。这些细菌所处的环境就是我们所说的微观生态环境,简称微生态。专门研发微生态平衡的技术,就是微生态健康技术。它的主要任务就是让有益菌、有害菌、中性菌达到一个相对平衡的状态,让有益菌消亡的速度减慢。

有益菌是人类生命的健康根源,主要存在于肠道、生殖系统内,是能产生确切健康功效的活性有益微生物的总称,包括乳酸菌、双歧杆菌、嗜酸乳杆菌等多个菌种。研究发现,每个健康的婴儿诞生后体内的有益菌占到了细菌总数的95%以上,而中性菌和有害菌只占到5%以内。到人去世的时候,这一比例正好相反。
    研究表明,只存在于人体肠道内的双歧杆菌与人相伴一生。由于它在肠道内的黏膜上生长,能形成一道菌膜屏障,使入侵的致病菌在肠道内失去生长繁殖的落足点,从而保护人体健康。同时,双歧杆菌在繁殖过程中,会产生大量能够刺激肠道蠕动的乳酸、醋酸等酸性物质,抑制有害菌在肠道内生长,起到防止便秘、增加维生素B1、B2、B6,以及增强人体对钙离子的吸收,激活和增强人体免疫功能,提高抗感染、抗细胞突变、抗肿瘤、延缓衰老的功能。因此,双歧杆菌是所有有益菌里最重要的菌种之一。
    由于双歧杆菌以天然存在于水果和蔬菜如牛蒡、洋葱、大蒜、黑麦、香蕉等36000多种植物之中的低聚果糖等为“食物”,因此低聚果糖被称为双歧杆菌增殖因子(简称双歧因子),也被称为是促进肠内双歧杆菌生长的益生元。
所谓益生元,就是通过选择性地刺激一种或几种有益菌的生长与活性而对有益菌寄生的主体(如人体)产生有益的影响,从而改善其健康的物质。通俗地说,益生元就是有益菌的食物。它主要是一些低聚糖,如低聚果糖、低聚半乳糖、低聚木糖、低聚异麦芽糖等等,还包括一些膳食纤维类,如菊粉、聚葡萄糖等。

量子高科就是专业从事益生元系列产品研发、生产、销售的高科技上市企业,为个人和企业提供具有显著的双向调节人体肠道微生态平衡、增殖有益菌、抑制有害菌的益生元低聚果糖、低聚半乳糖等高科技营养品和微生态健康产品的企业。
   人们肯定奇怪了:曾宪经是如何进入这一大众非常陌生的生物领域的呢?
 

微生态健康是个朝阳产业
    1983年,15岁的曾宪经从湖南,跟着刚从台湾回大陆定居的爷爷等人来到了广西桂平。那时候,伯父曾昭政时任广西桂平糖厂的副厂长,是家族里最早吃国家粮的人。无数的事例表明,每一个演绎财富传奇的成功者背后,都有若干个在关键节点上提供巨大帮助的人,伯父曾昭政无疑是曾宪经众多贵人中的一个。
    1986年,懂事的曾宪经在初中毕业后,希望自己能尽可能早地承担起家庭的责任,让父母尽快过上幸福的生活。原本可以去读重点高中再念大学的他选择了读技工学校。但读什么专业呢?伯父曾昭政告诉他,生物技术是未来可以跟IT一样很有前景的朝阳产业。如果做IT,那需要很大的资本,家里肯定没这个能力。如果做生物,成本不大,他还能用已经积累的相关资源帮上忙。所以读生物相关的专业比较好。
    智者见于未萌,愚者暗于成事。当大家还不明白生物领域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在伯父的引领下,曾宪经已经一脚踏进了前景无限的生物领域,获得了发展壮大的先机。

作为中国生物领域的老专家,伯父曾昭政在1978年参加过全国第一次科技大会,荣获全国先进科技工作者称号。在1986年曾宪经去读技工学校的时候,他已于两年前被国家科委调往广东省江门市,筹建国家重点项目中国生物技术开发中心江门基地,任基地的副总工程师和副总指挥。
    毫无疑问,伯父的意见和建议带着专业的权威性,让年轻的曾宪经折服。“历经风雨的爷爷也觉得读这个专业挺好,并说有伯父带我那就更好,于是我就读了酿造与发酵专业。”曾宪经说。
 

带着一颗雄心却收获惨败
    1989年,从技工学校毕业的曾宪经来到中国生物技术开发中心江门基地(以下简称生物中心),做起了一名普通技术工人。三年后的1992年,好不容易做到分厂副厂长位置的曾宪经却选择了下海。
    下海之后的曾宪经去了台商朋友的那家台资公司。“给他们打工,其实我就是想挣点快钱,去买下生物中心!”曾宪经的这句话让不少人觉得他简直疯了。为什么要买呢?
    曾宪经说,那时候听说生物中心要改制,要买给别人,这深深地刺痛了他。“生物中心是一个事业单位却在做企业的事,我认为这是不利于事业发展的。我对生物中心又有很深的情结,是我工作的处女地,我觉得它不应该随随便便就卖给什么外国企业。”
    在曾宪经看来,他有信心、有决心把这个生物中心做得很好,但自己没有这个生物中心的主导权,谈何做好呢?

在替台商打工的同时,脑筋灵的曾宪经,也开起了自己的发廊、时装店和图书信息中心。“时装店的盈亏能持平,发廊一直比较挣钱,图书信息中心就是最能挣钱。”曾宪经说,之所以挣钱,是因为在通过房地产信息服务差价。“因为从1992年开始,商品房的走热带动了地皮交易的活跃。卖家给出了一亩地2万的价,我就用一亩2.5万元的价格买出,200亩地就能挣100万!正是靠差价,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曾宪经就挣了几十近百万元。
    后来,台湾老板要去沈阳去做电子游戏芯片的智能电子公司,曾宪经就和朋友投了资,与台商合资1000万一起发展。“我当时就立志带去1000万,用三五年的时间要挣回1个亿。挣回1个亿的目的,就是想买下生物中心。”

让雄心勃勃的曾宪经没想到的是,这个公司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倒闭了。“原因是,很多人买了我们的游戏卡芯片开游戏机室搞了一些赌博活动,有关部门就开展了一次打击黄赌毒的专项行动,所有与游戏机相关的,全部被查封。我们受到重大牵连,也被查封,我们一下子就变得一无所有了,还欠了几十万的债。”
   “梦想家曾宪经”,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又一个笑话。事后,曾宪经得出的结论是,只要跟国家政策相违背的,那怕是灰色的,坚决不能做。这成为他之后做任何事的原则。
 
为了挣快钱做起了润滑油
    失败后的曾宪经听得最多的,就是父母半是埋怨半是鼓励的话——“早知如此,原来继续做副厂长多好。既然现在已经折腾到这个样子了,也不用太悲伤了。大不了,又去给人家打工去”。
    倔强的曾宪经有一颗坚强不屈的心。正如汪国真在《热爱生命》的这诗里写的那样:“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那时的曾宪经的生物情结仍然不减,仍想着能挣点快钱快点进入生物领域。“因为挣到了快钱既可以让我把在沈阳失败的面子挣回来,同时又可以把我想做生物产业的情结进行到底。”

上帝给你关了一扇门,必然会为你开启一扇窗。一个朋友的拜访让曾宪经意外获得了一条创富的捷径。
曾宪经的这位朋友就是中国科技开发院江门分院院长黎洪,他的主要工作就是做科技项目孵化,也就是将科技项目产业化。曾宪经正是通过黎洪获得了大量前沿科技项目的信息。当看到特种润滑油的时候,直觉告诉他,这个项目应该很好。因为这个润滑油是原机械工业部广州机床研究所(现更名为广州机械科学研究院)研究的成果,技术成熟又可以出成品,只是因为机床研究所属于事业单位不能从事经营活动,他们就希望有企业来运营这个润滑油而已。
    曾宪经喜出望外,但没有本钱、没有人力……一切看似都无法解决。
    俗话说,只是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问题多。“要用小资本做大事,就必须学会整合资源,而不能光靠你自己一个人的努力。否则,当自己一个人有条件去做成某件事的时候,最好的时机可能已经失去,那就得不偿失。”
    最终,曾宪经黎洪向机床研究所做了50万的拿货担保,让曾宪给先赊货后付款,45天的货款期,下一次拿货的时候就把上一次的货款付清。经过艰苦而漫长的谈判,曾宪经终于将特种润滑油项目拿到了手,并很快成立了一家名为邦威特种润滑油的有限公司。“我让机床研究所为我贴牌加工,就包装这些我不需要做,我要做的仅仅是销售而已。”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每天早出晚归的曾宪经付出的努力换来了巨大的回报,包括他在内公司靠3个人起步到1998年的时候就做到了3000多万的年销售额。“这是相当可观的,利润更是喜人。”
 
全民需要肯定就能做大
    做特种润滑油的目的就为进入生物领域挣得第一桶金,所以当曾宪经如愿以偿的时候,他又在想怎么买下生物中心的事了。
    正是冲着这样的目的,曾宪经觉得自己应该尽快转型了。否则,润滑油的业务越做越大,那自己买这个生物中心干嘛呢?于是在做润滑油的同时,曾宪经就成立了江山食品生化有限公司。“一边做酵母提取物,一边做跟生物技术相关的产品贸易。”没想到跟做特种润滑油一样,通过酒精厂、酵母厂、酶制剂厂贴牌加工。一两年的时间里曾宪经就在生物领域里做到了将近4000万元的年销售额。
   从技术变成产品,从产品变成销售额,随着自己的酵母提取物等生物领域的业务越做越大,曾宪经已经不满足于只向市场提供原料性的产品了。他向伯父商量,“我们必需有生物技术的前瞻性的产品,在我们现有的基础上做我们可以参与,同时在未来的前景又很大的产品。”伯父的建议,是做对人体营养健康有直接作用的产品比较好。
   1997年底,当伯父的朋友魏远安博士从美国回国出任广西大学副校长的时候,曾宪经获得了一个令他高兴的消息。因为魏博士正在研发一个叫功能性多糖生物技术,伯父非常看好。因为伯父告诉他,“只要人们的饮食吃得越精细,吃的动物蛋白越多,这个技术开发出的东西就是全民需要。”当听到“全民需要”这四个字时,曾宪经就明白了这是多么大的市场,能生产全民所需的产品,那就肯定能成为一个大企业。

在专家看来,从微生态健康的角度来说,改革开放以后,中国人三十年来最大的变化就是从原来的以素食为主变成了以荤食为主。这种饮食习惯的改变,也就意味着我们本来能从众多植物中摄取的营养素和膳食纤维,现在越来越难获取了,以至于绝大多数人对这些东西都严重缺乏。加上环境污染、生活节奏的加快、食物链的污染加重,那就势必造成人的整个消化系统内的微生态平衡被严重打破,人类的健康问题将遭遇极大挑战。
    而这个技术,就是后来的益生元生产技术,正是解决这一问题的。
 
梦想超越却再次栽了跟斗
    益生元的效果到底怎么样?曾宪经用自己和家人做起了“实验”。实践证明,“我们家是这个东西的最大受益者,因为不管是自己,还是得了慢性肠炎的母亲,还是刚生下来不久的女儿,服用后都证实效果确实不错”。
    1997年的时候,因为做润滑油和在酵母提取物挣了钱,手里握有一两千万的现金。自身的实践证明低聚果糖的益生元效果不错,30岁的曾宪经决定用仅有的现金做比别人更领先的事,他决定大手笔进入生物保健品。

有人挑衅他,“你要做保健品,你做得过三株吗?”斗志饱满的曾宪经信心十足地回答说:“三株的核心原材料是我供,我也有技术,我为什么做不过它?”他的信心来自拥有核心技术和原材料,手里又有1000多万的现金,比那些白手起家者强多了。“当时我就很有信心一干起码就应该干个几个亿的销售额,挣个几千万、上亿的纯收入不就很快了吗?!等有一两个亿的时候,我不就很快实现收购生物中心的梦想了吗?当时就是这么想的。所以我就大干快上,有点像农业学大寨一样。”
    同样靠委托别人贴牌加工,1998年初江山食品生化有限公司推出活立多牌口服液这一保健品问世了。贪大求全的曾宪经就全国性地铺开市场,在各地总共设置了十几个分公司,原以为可以大干一场,没想到一年左右就是差不多血本无归了。
    “因为我的专长是技术,管理、营销体系、人才队伍建设根本就不是我的长项,轰轰烈烈地一搞,大把的钱花出去以后没实现销售额就没了。”不到一年1000多万现金就烧得差不多了,曾宪经急了。直到1999年公司崩盘,解散完几乎所有的员工,收拾完整个烂摊子,曾宪经差不多又一次归零了。
面对如此惨境,曾宪经生病住院了。
 
让欧力多造福亿万大众

出院后的曾宪经在谋划着更辉煌的胜利。当停掉保健品业务后,展开自救同时也在寻找投资者的曾宪经又回到了做酵母提取物、益生元、生物制剂等原材料的传统发展之路上来。后来因为朋友周新平等人的引荐,曾宪经认识了全国最大的摩托车生产厂商,以“豪爵”摩托闻名全球的大长江集团的王丛威先生。
    生物领域的诱人前景,加上曾宪经的信心、决心和诚心,王丛威先生最终决定投资。2000年1月26日,曾宪经与大长江集团创始人王丛威先生旗下的专注于生物技术开发的量子高科集团合资成了江门量子高科生物股份有限公司。
    随着业务的顺利开展,曾宪经发现人们对低聚果糖、低聚半乳糖等益生元的认知度非常低,以至于每次去拓展业务的时候,效果都不明显。如何让老百姓认知低聚果糖等益生元呢?
    “英特尔给了我灵感,它将英特尔微处理器当作技术输出,打造成了一个技术品牌和产品品牌,以至于所有合作伙伴的产品都要打上英特尔的商标。”曾宪经觉得,低聚果糖、低聚半乳糖等益生元也一样。

曾宪经根据低聚果糖的英文名Fructo-oligosaccharides(简称FOS),将其中的“oligo”截取出来作为自己的益生元品牌名,音译为“欧力多”,并以有益菌里最好的菌——双歧杆菌为原型,设计了一个卡通的LOGO形象作商标。但如何才能让普通老百姓认识欧力多呢?
    曾宪经想到了国家发改委属下的公众营养与发展中心,希望欧力多参与到公从营养改善项目中去。
从2005年开始,在接下来两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向公众营养与发发展中心证实微生态健康的重要性、微生态失衡的危害性及严重性,曾宪经带领下的量子高科在公众营养与发展中心组织下,在国内外做了大量调研和临床实验报告。仅全国就有至少300名科学家、医生、教授对微生态失衡造成的危害进行了调研,最后形成了几百页的白皮书。“这是国内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微生态健康领域的调研报告。”
    调研证明,以荤食为主的膳食习惯的形成导致人们体内的微生态环境严重失衡,有益菌所需的益生元越来越少,有害菌的大幅度增加,导致各种各样的慢性病产生。“营养不仅仅是贫困落后的人需要的,先富起来的人也需要,欧力多就是解决国内先富起来的这部分人的营养失调的问题的。”曾宪经说。
    科学有力的调研报告,最终获得了国家公众营养与发展中心的一致认可。由欧力多命名的国家公众营养改善欧力多项目,于2007年1月16日北京正式启动。这是我国第一个针对微生态失衡而出台的项目,是继食盐加碘之后我国改善公众健康的又一里程碑。伊利、飞鹤乳业、健力宝、完美等十多家知名企业通过各方面的严格考察后,成为公众营养改善欧力多项目的首批试点企业,并于启动当天签约。
 
走向终端四方面服务大众

曾宪经并不满足于公众营养改善欧力多项目的成功启动。“我们的使命是让千家万户都拥有微生态健康。要实现这个目标,我们就必须成为一家公众企业。这样,我们就有了让量子高科上市的想法。”他说。
    2007年当曾宪经提出让公司上市的时候,很多高管还不理解。之后的路到底怎么走?为了说服众人,更为了说服自己,曾宪经开始了千里走单骑——从江门骑单车前往云南丽江。“目的就是让自己孤独冷静,思考怎样的人生才有意义。”历时两个月的骑行和思考,同时也回顾和梳理了祖先曾国藩经世济民的思想后,曾宪经明白:不管你有多少钱,公司做得多么大,只有当他为社会为他人做出贡献,才能获得更大层面的尊重和赞许,也只有这样的人生才有意义。所以,公司上市的目的是真正为造福更多人,那就应该大胆地去做。
    2010年12月22日,量子高科成功在深圳创业板上市。
    “上市后最大的压力,是如何真正实现公司的使命和愿景,如何给股民一个交待,如何真正让我们的员工、股东一起发展,共同去获得精神上、物质上的财富,我觉得这是作为企业主的根本的使命和课题。”曾宪经坦诚地说。
    为此,上市后的量子高科进一步清晰了自己的核心经营理念。明确提出企业的发展使命是让千家万户拥有微生态健康;核心价值观是事在人为;企业宗旨是为顾客、员工、股东创造价值的同时,为社会做贡献;企业愿景是成为全球微生态健康领域的领军企业。
    为了实现上述目标,真正体现公司的价值,量子高科确定了在接下来的必须要做四块核心业务:一是继续壮大益生元原料供应;二是做功能食品;三是做营养保健;四是做甜品连锁。“这四大块都是基于我们的核心技术——欧力多的微生态健康技术,所以我们有十足的信心做好。”
    比如在功能食品方面,量子高科就计划推出生和堂品牌的益生元龟苓膏,属于微生态健康的龟苓膏。“我们做益生元龟苓膏,就是将传统食品功能化,再将功能食品大众化。”曾宪经说,“营养保健品这一块,我们遵循‘循天道,益健康’的自然法则,将我们的营养保健事业的品牌命名为量子天健,推出的保健品,主要是针对微生态失衡导致的慢性病和疾病的预防,是任何人都可以服用的。而甜品连锁这一块,我们借助于人们喜欢饮用的奶茶,推出微生态健康奶茶——可力可丽,意思就是有活力,当然就会有美丽。面向全国做连锁店,让任何一个人都买得起的微生态健康食品。”

分享到:
版权所有:华南师范大学 地址:中国广州市石牌 邮政编码:510631 Email:master@scnu.edu.cn